Résumés en chinois (à partir de 2011)

traduits du français par Yijing Jiang

n°36/2016 成就与风险

 

Antoine Duarte Isabelle Gernet

滑雪场救护员之英雄主义及痛苦抵御

继某滑雪场一名救护员的意外事故发生之后,一项工作心理动力学研究得以展开。本文通过该研究来考察以大男子主义为基础的集体防御及为捍卫身份的女性奋斗之间的关联。就作者而言,这一链接将通过工作约束中的矛盾及其精神演变过程而得以展现。基于这一考量,作者将考察亚历山德拉(Alexandra)的个案,她是唯一从事男性群体为主导的这一高危行业的女性。

 

Angèle Grövel Jasmina Stevanovic

小心:女子上船了!

商船高级船员行业女性化的风险及危险

商船高级船员一职被体验认为是一高危行业。商业海航主要有两大风险:其一来自大海,毋庸置疑的不可预测因素;其二,则在封闭狭小空间内,船员面对的长期海水浸泡。此外,直至近些年来,该行业仍然具有清一色男性化船员特征。近来的女性化有时被看作是维持性别秩序的工具,有时又被认为是一个需要控制的威胁。通过两组对商船高级船员的调研,本文致力于研究女性化对船舶驾驶的风险所带来的影响和效果。

 

Florence Legendre

马戏团表演艺术家之路:风险学习  

风险在马戏团表演中占据着一个重要位置,尤其因为这些表演要求艺术家们身体的完整参与。虽然说体力活动抑或风险活动往往以突出的男性价值及标准为基础,然而杂技团这一空间,男女性别相对平衡然而性别特征又是非常明显。基于此,调查学习风险的经历显得非常关键,这一经历已然成为新手们职业化社交的主要构建。面对这些职业风险,大家又是如何成为马戏团艺术家的呢?学员们在整个培训过程做了一项传记调整的研究,他们的陈述主要围绕三个社会化目标展开:定义抑或重新定义职业风险;学习如何管理安全风险;以及如何建设马戏团艺术       家这一角色。

 

Alain Chenu Olivier Martin

社会学与人口学之教师兼研究员的职业瓶颈

法国高等教育中的女性化比例正在增长:“社会学、人口学”科目就很好地展现了这一演化。1984年该学科的教师兼研究员的女性比例仅为24%,2012年该比例达到了44%。但同时,这一女性比例的增长掩盖了职业瓶颈这一持久来的问题。本文希翼展示并解释这一现象。基于此,本文将一步步分析教师兼研究员的事业规划 (资格审核、讲师资格、教授资格考核、教授审核等),分析将主要借助于1984年至2013年期间的个体材料。若讲师资格对女性似乎显得不(再)具有歧视不平等的特征,教授资格对女性来说依然遥不可及:职业瓶颈正位于讲师资格和教授  职称之间。

 

Juliette Rennes

巴黎女车夫,风险的演出

巴黎,1907年2月21日,数十名摄影师、记者争先恐后地想成为巴黎头两位女马车夫的首批客人。自1906年起,还在学徒中的女车夫已经吸引了为数可观的报道,还扮演了不少虚构角色,诸如在杂志讽刺漫画中,抑或在百代(Pathé)和高蒙(Gaumont)影院公司的电影角色。从 “女车夫”的影像媒体史料,到民事资料、人口调查、市政府警察局数据等,本文研究这一现象的发     展情况,调查这些农村劳动妇女阶级是如何进入这一男性社会身份和男性比例为主导的行业。 风险和成就都在女马车夫的景观中展开,最初是为了给贵族们提供消遣,作为这一行业中    为数稀少的女性,她们也必然得面对在巴黎这一空间中受到瞩目曝光。

 

Denis Ruellan

战地女记者

本研究致力于调查风险地区战地记者的女性化功效,这一行业男性化神话的阻力,持久以来的    性别化角色和任务分配,以及职业发展及个人规划相关的付出及回报平衡。尽管看上去现在很 多战地记者是女性,性别因素、身份的区分化及阶梯化特征仍然存在,并往往用来惩罚女性。    本研究通过对法国二十多名记者的采访,希翼对新闻报道及记者行业作一份历史认知研究。

 

traduits du français par Tang Xiaojing

N° 35/2016 女性领导者

Sophie Boussard

幸存的她们金融行业的女领导者凤毛麟角的性格倾向

一名女性能够在并购这一金融行业中成为领导者,是一项了不起的双重成就:既能成功进入一个带有明确的男性标签的职业领域并生存下来,又能攀升到最高的位置。本文使用了2010年并购领域从业者的数据库,同时采取生活史访谈,以及职业生活观察的方法,三者结合进行一项大规模调研,从而对这项成就进行重新考察。本文揭示了这个群体当中明确地男性化的职业气质,如何作为一道屏障限制女性进入领导岗位。女性领导者为了适应这种男性化的职业气质,需要同时拥有几项性格倾向;这种性格倾向以其相当少见的组合方式,与男性化的职业气质存在对应关系。

 

Anne-Françoise Bender  Rey Dang  Marie José Scotto

法国女性董事会成员的群体特点

本文对配额法颁布两年之后,即2013年度SBF120[1]企业中男 、女董事的人力资源与社会资本的多种指数进行研究。基于之前法国和美国的相关研究,本文对2013年SBF120企业中1250名男性与女性董事会成员之人口学特征、教育与职业经历进行比较。研究结果显示,参照对2010年数据所做的类似研究,女性的教育与职业背景与男性接近。然而,在职业经历的特点与职务方面,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差别则持续存在。本文对这些结果进行解释并讨论其可能带来的后果。

 

Alban Jacquemart  Fanny Le Mancq  Sophie Pochic

法国女性高层公务员,精英主义平等的到来

意在普及一种“均等法则”的职业平等政策最近在公共职能部门得到发展。从一份对国家经济与金融部的调研出发,本文旨在阐明这些政策的精英主义转向所带来的提拔机会不匀:往往仅毕业于国立行政学校,社会同质性高的极少数女性能够穿越玻璃天花板,前提是她们对政府工作、公共管理工作表示忠诚,并接受工作时间长的岗位。与此同时,政府的改革和职位竞争的强化使得在非核心部门、非国立行政学校毕业的,且出生于非优势阶层的女性管理者的职业晋升可能性减弱。

 

Morgane Kuehni

雇佣劳动的碎屑:无业者的就业

根据对在瑞士法语区已签订一项临时就业合同的男性与女性失业者的经验研究,本文质疑对处于雇佣制边缘就业状态下就业者“保住职位”的种种动因解释。生活经历的研究指出,职业嵌入措施所带来的约束不足以解释无业者对工作的积极投入:个体提及的理由总是倾向于多元化,并交织着物质维度和符号性维度的因素。社会性别视角有助于说明失业女性在职业领域和私人领域中所遭受的多种统治关系。它有助于重新思考对这一类型项目积极投入背后的性别博弈,尤其存在着一种重新陷入无业境地的威胁。

 

Marion Rabier

企业主组织的灰色天空

本文分析企业主表征空间中女性的位置。在了解加入企业主组织的机制之后,对女性地位的诊断揭示了女性企业主比例的严重不足: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的职务,她们都遭遇了一种“灰色的天空”,仅占据不足15%的负责人职位。从“数据上证实”女性在这一空间中的人数不足,有助于理解在此过程中的运作要素,尤其是在进入某些职位时的力量关系,以及在更广意义上企业主工作的性别化分工。在其他政治组织中被观察到的趋势也在企业主组织中表现得极为明显,即女性被边缘化至社会性职务,或者最低级的职位。然而,企业主组织似乎对这些显著的不平等并不关心。

 

Hyacinthe Ravet

乐队女指挥,先驱的时代尚未过去

总体而言,如果说音乐已成为创作和艺术表演职业中女性比例最低的职业,那么交响乐队指挥这一职业则更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乐队的女性指挥一直人数甚少。特别是,她们难以在这一领域中获得一席之地,并被视作真正的“指挥”。研究这一等级化分明且极为“男性化的”、长久以来抵制女性音乐人进入的权力领域,有助于探测围绕着创作权力的符号性博弈。这有利于考察,如同在所有工作和学习的领域中所发生的,社会性别如何渗透至权力领域,并且自相矛盾地(?)进入创作领域。同时,这也能够帮助观察极为性别化的实践模式如何逐渐改变其形态。

[1] SBF120是一项法国证券交易指数,包括120家法国企业。

traduits du français par Tang Xiaojing

 

N° 34/2015 被支配的身体

Gille Combaz Christine Burgevin
法国学校的导向
2000年初以来,法国已出台了一定数量的法律措施,以促进女性进入职场中的领导者岗位。可获得的数据显示,就目前而言,目标远未达成,尤其是对公共部门的高级管理者岗位而言。然而,在较低声望的职位上,情况则有所不同。因此,有必要检验初等学校的导向是否为女性带来了真正的机会。为此,我们使用三种方法:一项关于法国22个省的详尽调研,有助于了解两性在不同职能的初级岗位上的分布;一项全国性的问卷调研和28个已经完成的系列访谈,这有助于理解进入领导职能的社会决定性因素。

Delphine Gardey   Iulia Hasdeu
这一模糊的欲望主体
本文旨在研究自19世纪以来西方世界中对女性的“性”的概念化。论文追溯了医学知识和实践如何对待女性的性欲、女性的“性”以及女性性欲减退或者功能紊乱的问题。某日,作为欲望对象的女性,成为了主体。于是,将对女性的欲望与乐趣作为一种事实、一种益处和一种权利成为可能。1970以后,“功能紊乱”或者“减退”成为被许可的女性愉悦的正常状态。将过去与现在分开,这也意味着回到对“性”的医疗化规范的思考,并质疑某些话语和实践的迂回。这也在于指出,在西方空间中,对女性的“性”的定义中出于生理和文化、心理或者“灵魂”的部分。这同样也关系到勾勒现代社会“性”的生理模式,以及后者如何致力于定义亲密关系和社会领域的形式。

Laura Piccand
测量青春期,瑞士 1950-1970
在1954至1970年代末之间,在苏黎世展开了一项关于所谓“正常”孩子
的成长与发展的长时段研究。接受测试、拍摄、分析,在二十多年间,
苏黎世市中已有大约300位男孩和女孩参与了这项在欧洲最早展开的此
类研究之一的调研。这篇文章揭示,这项研究如何加入关于青春期的当
代性别规范的创造。论文首先展现,此类通过描述,并且尤其是以数据
和统计的方式来理解人体的研究出现的具体情景,及其发展。接着,主
要通过两个用来衡量青春期的假象,Tanner的分期论和Prader的精密
测量法,论文讨论此类研究对将青春期制造成为一个科学和医疗对象,并且对用
来监视生殖身体的发展规范的建立所起的作用。

Chikako Takeshita
避孕工具的地缘政治学,南部的策略
基于在中国、越南、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国、塔吉克、乌兹别克和尼日利亚使用避孕工具的案例,本文旨在理清,通过采用或者拒绝这一节育方式,南部国家的妇女如何以多种形式获得一种生育方面的行动能力。这些妇女的生育态度和目标受到来自于家庭、经济情况、以及社会性别角色以及主导父权价值和新马尔萨斯主义等一系列相互竞争的压力的影响。由于避孕环是一种长期的避孕工具,为供应者所掌握,方便摘取且保密性较好,因此受到无论是女权主义行动者,还是反女权主义者的保卫。本文阐明,在妇女的行动能力受到严格控制的环境下,这一避孕工具如何对他们掌控自己的生育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Michela Villani
移民妇女的性.在南部割除,在北部修补
自2000年以来,最早被定义为公共健康问题的阴蒂割除,成为一个修复“性”的政治目标。 本文以后殖民主义视角切入,以分析这一新罪行(性残缺)、新形式残疾的诞生,从而将“这里”和“那里”的认知环境进行对话。通过嵌入于一种仪式(割礼)的社会规范,导致一种身体的异常形态(残缺),甚至一种性异常(残疾)。本文对生活在法国,并已向一所法国医院提出修复阴蒂的要求,原籍为撒哈拉沙漠南部地区的移民妇女和女孩的个人以及性经历进行分析。这两个群体的轨迹被置于将移民运动纳入考虑之中的全球化情境中研究:通过一种性器官的修补,医学强制推行了一种内在知识,并以一种以实现性别平等为目标的程序公正形式。

Marilène Vuille
无痛分娩的发明,1950-1980
一种源自于苏联的无痛分娩的心理助产法于1950年代被一些法国亲共产党的医生引入法国。其医学目标——通过传授妇女学会分娩以消除痛苦,而不是借助于药物学的手段——与参与迎接一个共产主义社会的政治目标联系在一起。虽然具有这些远大野心,但这一方法并不基于高端技术,而是依赖温和技术和惯常设备。这些技术既不能达到其医疗目标(消除疼痛),也不能达成其政治目标(改变社会)。但它们却在强化对怀孕妇女的职业权威,并使其适应新医疗实践的方面产生了重要的、持久的效应。因此,对无痛分娩的研究有助于超越经典的对立来重新思考生育的历史——也就是——一方面是以工具、技术和药物使生育医疗化、女性的身体工具化;另一方面是较少工具化的,更为“自然”的,意在提供一种替代医疗化,且尊重女性自主性的选择。

 

N° 33/2015 社会性别与城市

Stéphane Le Lay
作为巴黎的道路清洁工
在巴黎,道路清洁的工作虽然被界定为非技术工种——这一职业技能的评定是了解公共服务行业中“劳动的社会悲剧”的信息来源,然而如果不对其中未纳入考虑的方面进行分析,便不能真正理解这一职业。不过,在两项重大政策的推动下,这些工作中的关系与情感纬度日益受到市政府的关注。第一项政策与对妇女的招聘有关,此类职位对妇女的开放引入了工作的变化。第二项政策源于对清扫工作要求的提高:公务人员对服务质量有更高的期待,并对“城市形象”表现出更为突出的重视。如此,清扫工的职业构成了当前大众阶级典型的“服务劳工”形象,它以其自身的方式质疑工人阶级废除隔离的进程。

Sophie Louargant
以社会性别的视角思考大都市
有关城市和领土问题的研究未予以社会性别视角定期讨论的充分空间。社会性别的问题通常被认为与社会议题相关,因此它在城市和大都市问题的概念化中缺失,这至少体现在法国本土的领土与城市政策的反思性与操作性构思中。社会性别占“一席之地”的形式,其在当代城市性的各种形式中被允许占有这一 “位置”的方式,说明了社会性别问题是城市的社会斗争史一部分,也嵌入由城市舒适性、城市生态学的意识形态所带来的当代公共行动。本文追溯女权主义乌托邦和生态学家在当前城市概念中同时形成的影响。对格勒诺布尔聚居区自然空间使用的分析,阐明了在自然空间的使用、表征和管理上,呈现出男性中心主义与异性恋中心视角下的设计效应。

Maud Navarre
在全体大会中发言
本文对三个地方政治机构的全体会议中男性和女性的发言进行分析。发表讲话对获取民选代表这一职业的合法性而言至关重要,本研究透过对互动的观察、对发言次数的定量分析,以及对关于这一演说实践的访谈,旨在理解在何种程度上,口头发言的形式根据性别的差异而不同。相比男性,女性演讲的成本更高。这些差异在性别混合的大会中被强化。女性遭遇极大的困难,这导致她们根据自身的政治经验而采取选择性的、多样化的行为态度。

Yves Raibaud
可持续但不平等:城市
本文依据对波尔多(法国)城市聚居区的一系列研究,以两性不平等为视角质疑在当前欧洲诸多城市中获得共识的一些城市计划(对城市内汽车交通的惩罚,鼓励摩托两轮车、自行车和步行、有轨电车,以及其他公共交通、拼车)。一项关于出行的调研指出,由于妇女是一些任务(陪伴孩子和老人、购物等等)的主要承担者,她们对替代式的出行方式不够熟练;也因为她们在公共空间中的脆弱性感受(在某些区域或者在夜晚出行担心受侵犯),以上这些举措实际上不利于妇女。可持续的城市对谁有利?如何并且在哪里决定这些新的规范?如何推行这些为转向一个被其倡导者描述为温柔的、安宁的、美丽的、平静的城市所必要的行为举止的变化?本文推测,恰是这些可持续性城市的实践,再一次地与男性统治的新形式极为相似。

Lidewij Tummers
城市规划实践中的性别刻板印象
过去,“纳入性”的国土整治计划将 “脆弱群体”作为“装饰要素”,而不是作为行动者。在20世纪90年代,欧洲的女权主义研究者和城市规划者采取了新的方法以弥补这一疏忽。然而,根据对这些 “纳入平等视角” 的新规划方法的评估,其对社会性别方面的考量有限。这项研究旨在检视,在城市发展的行业中存在哪些与社会性别有关的刻板印象,并提出可能强化性别化角色的因素假设。我们讨论了纳入性别平等的政策中的四类策略。后者证实,在实践中存在性别化规范所带来的影响,这不仅表现在例如空间密度、道路的混合使用等方面,也体现在服务、安全以及可达性等问题上。此外,文章指明性别敏感路径的潜力,它既是城市规划研究的创新力来源,也有助于空间与社会之间的互动关系。

traduits du français par Tang Xiaojing

 

n° 31/2014

Tania Angeloff

Céline Bessière
社会性别教学:一项有争议的责任

本文回顾一次社会性别的教学实践,其面向的对象是位于巴黎的一所大学——即巴黎-多菲纳大学——中主修经济学、管理和金融专业的硕士一年级学生。文章的原创性在于将两位开设性别社会学的教师的观点与三位学生的观点进行比较,这三位学生同意回顾这一学习经历并反思以下问题:社会性别对学生而言意味着什么?反之,在较普遍的社会科学教育框架下,教授社会性别意味着什么?这远非一篇理论性文章,作者旨在从大学生的具体证词出发,对性别社会学的教学实践,其政治与科学博弈、其限度与合法性等问题展开提问。在这一复调的写作中,Tania Angeloff 和 Céline Bessière 尝试回顾她们的社会性别教学实践——在她们所在的机构中,这是一项边缘化的实践,并分析三位学生各自的证词——其中有一位的观点是极具批判性的。
Xavier Cinçon
和 Agnès Terrieux
替代女
农民
:一段
农业中的产假史
在有性别偏向的公共行动介入之下,女性产假的历史成为一段为男性利益服务的社会史。当下的农业不可避免地求助于替工服务,而这主要有利于男性。与此同时,替工服务的使用取决于农场经营人的决定,这又强化了对这项服务的依赖。这导致管理者得以对将替代其妻子的劳动者施以机会主义的骗取,使得这些女性无法获得本该分配给她们的补助金,而将后者提供给农业的替工服务。因此,为了加强女农民在职业化过程中的必要收益,农作替代服务此后努力改善女性农民的权益,而不是作为女性的代言人。
Érika Flahault, Annie Dussuet 和
Dominique Loiseau
协会就业、女权主义和社会性别
1970年代的女权主义运动开启了在今天已是无可逆转的协会网络创建史:家庭计划、家庭与妇女权利信息中心和全国妇女团结联盟。在这些协会中,妇女是主要的就业群体。在她们的努力下,这些网络为妇女建构了一个防御侵犯、获得权利的服务体系,填补了一项空缺的“公共服务”功能。我们以这些网络中的协会作为研究对象,通过一项民族志的质性调查揭示,在这些组织中的就业往往是不稳定的,这与妇女在其他经济部门中遭遇的就业条件相同,因此我们必须将观察结果置于其不稳定劳动条件的情景下进行解读。换言之,这似乎是自相矛盾的,这些女权主义的组织也复制了性别化的就业规范。Nathalie Lapeyre
社会性
别教育

一次独特的经验
本文旨在提出由在大学中教授社会性别而引发的几项反思。当下对女性主义研究制度化过程的分析主要关注法国关于社会性别的首次职业培训。后者的主要内容是从性别的社会关系视角出发分析社会政策,它是在三十多年前由社会学系的大学同仁所创建的。我们承认社会性别是一种教学活动,在此前提下,我们则更多地从其科学的、象征意义的和政治性的面向出发,重点在于分析这一集体性历史的缘起,在一个充满机遇的情境下的成就与征服,以及真正有待战胜的挑战。实施专业硕士的社会效应,或者在大学之外社会性别的位置,这些问题在本文中也有所涉及,尤其是将之放在当下围绕着男女平等问题的争论背景下来看待。
Michelle Perrot
妇女的历史、社会性别的历史
本文回顾了1970年代巴黎Diderot大学关于妇女的课程的首次开设,后者促成了最早的研究和知识生产。在当时的学术史中妇女是缺失的,因此亟待使她们在历史中可见,并对资料收集和研究方法进行革新以创造新的知识。很快,研究者从妇女的历史过渡到社会性别的历史,并确信在妇女史的研究中必须反思妇女与另一性别的关系。这些历史学家,尤其是研究法国史的学者,在研究中尤为注重与社会学家合作、并结合盎格鲁-美国研究和美国史的研究。本文见证了这一段扣人心弦的先驱时代。
William Poulin-Deltour

们的社会性别课程还剩下什么 ?
通过反思我在新英格兰地区一所小规模的大学中关于社会性别研究的教学实践,我重新思考以下观点,即认为美国是全世界社会性别研究的圣地。如果说这一领域的研究在这里看似正走向繁荣,那么这一表象是具有欺骗性的。我在文中分析美国学生在 gender studies 课程开始和结束时关于社会性别的知识。我的经验说明,他们中的大多数一开始都持有一种异性性爱和二元论的社会性别体制的本质主义观,让他们阅读 Judith Butler 和 Michel Foucault 的论文并不是颠覆他们既有观念的最佳方式。在文章最后,我总结到,为了鼓励学生就社会性别进行自身反思,或许我需要改进自己的教学法,使用具有原创性的当代资料,以便他们理解社会性别正是他们所在实践的。
Muriel Salle

师培训

对社会性别的抵制
2013年10月,所谓“为了所有人”的婚姻法正处于持续紧张的投票之中。在此背景下,平等ABCD计划的推行将以推进学校两性平等为目标的教学行动推至媒体聚光灯之下,虽然这其中的一些行动并不是新近开展的。近十多年以来,里昂学区的教师接受性别平等和社会性别方面的培训。这些培训总体而言较受欢迎,但有时也会激起教师学员们的抵制,虽然后者既好学又自称极为关心男女生之间、男性和女性之间平等关系的推进。本文旨在分析这一自相矛盾的现实,进而提出一个对这些抵制行为的类型学分析和补救的思路。

n° 32/2014
Mathieu Caulier
积极介入的成本:
墨西哥的女性雇员和行动主义者
世界会议分别在开罗(1994年)和北京(1995年)召开之后,“社会性别”概念成为西方民主话语的核心部分而得到公认,而后者是为墨西哥政府所正式承认的。面对发展“引入社会性别视角”新政所需要的费用,墨西哥国家和地方政府广泛调动妇女团体和女权组织,以推进渗透着国际规范的新型公共政策。社会学家、心理学家、教育学家、医生以及ONG的雇员共同致力于推进以健康议题为主的公共项目,同时也包括与性教育有关的教育项目。而正是由于这些组织的雇员往往同时也是行动主义者,他们不稳定的就业身份被其积极介入的工作态度所掩盖,这一点被公共权力机构利用以降低社会项目的成本。
Yoann Demoli
手持方向
盘的女性
汽车的普及在1970年代之后受到社会学研究的关注,但后者对其中的性别差异视而不见。不管怎么说,在今天,大多数妇女与汽车的大众化普及之间仍存有距离。然而,妇女对汽车的拥有也表现出矛盾的意义,这促使我们思考,如果男性和女性在移动实践上有趋同的可能,那么这意味着什么。如果说通常认为汽车能够带来解放,那么它也可以成为家庭中性别化角色衍生的工具。同样地,被用来完成家务的物品可能不是带来解放,而是强化家务劳动,汽车可能成为拓展家务劳动的运输工具。正是基于这一思考,我们试图从1980-2008年INSEE的交通调查数据入手来分析驾照的普及与女性驾车的逻辑。Isabel Georges
巴西社会政策的重

本文旨在对巴西当前民主政体中救助制度所扮演的角色展开社会-历史学思考,并分析妇女在这些“新型”社会政策中的处境。文章分析了在地方层面,即在圣保罗这一巴西最具活力的大都会中这些政策的实践。我们从剖析圣保罗救助部门的组织机构入手,分析代理人在展开工作时所遭遇的两难困境之间的关系,并说明在理解这些“新型”社会政策的进步性和局限性时社会流动视角的重要性。我们发现,由于一些妇女对获得某些就业相关优势的需要,另一些妇女对就业、甚至对相对向上流动许诺的期待,不稳定工作岗位的普及化因此被社会性地接受,与此同时,借助类似于救助中的“纳入”政策而制度化的歧视亦被正当化了。Manuella Roupnel-Fuentes

业之痛
长久以来,大众失业之弊的主要承受者被认为是男性。女性如何经历就业剥夺,这仍鲜为人知且很少有相关研究。该研究面向法国下诺曼底的穆里涅公司(Moulinex en Basse-Normandie)倒闭后被辞退的男性和女性,研究发现女性的失业经历尤为特殊。与男性相比较,女性失业者的痛苦更突出地表现为普遍的健康困扰、社会孤立以及住所和身份认同方面的封闭性。男性更少体验这些感受,这部分是因为他们重归职场的机会更大,但也得益于他们更大程度地保留了之前工作中的人际纽带。失业的经历不可被简化为就业剥夺,它也清晰地表现为一种触及众多生活领域的断裂,尤其关乎健康、人际关系和社会认同。
Lucie Schoch, Fabien Ohl

瑞士体育新
闻界中的女性
本文介绍一项对瑞士法语区体育日报社的社会-人种志调研的结果。在越来越多女性进入体育新闻记者这一职业群体的背景下,在该群体中出现了两种类型的职业生涯:男性较多地提及体育新闻的职业使命,他们倾向于体育激情的模式,而女性更多谈及对写作和新闻工作本身的热爱。这两种对比鲜明的职业召唤在体育编辑部内部的性别权力关系中扮演了根本性的角色:由于该职业的合法性围绕着对体育的热情而建构,而这一职业社会化的模式阻碍女性记者的职业转型,因此她们被分配至从属的职位上,并被排斥于编辑部的核心职位之外。Shi Lu
中国国内移民人物像
本文基于对浙江省义乌市一名女性移民的访谈。通过这名商业移民的生活自述,我们希望更好地理解从一个农村地区向另一个农村地区,或者从农村向小城市流动的移民现象。这名妇女的移民和职业经历帮助我们理解移民如何积累和调动她们的经济、社会资源,并运用其社会网络和自身能力以实现经济和社会融入。

traduits du français par Tang Xiaojing

N° 29, 2013
坚持工作
Jyothsna Latha Belliappa

“她曾经非常外向”:性骚扰与女性礼仪

印度的新科技部门素以优待其女性雇员而闻名。该部门推行了一种有利于女性的相当进步的政策,并且坚决地反对歧视和性骚扰。但虽然存在相关的条例和诉讼程序,性骚扰事件却并未因此而消失,这方面的问题有待研究。本文基于一项质性调研,旨在调查在印度新科技部门中工作的女性的经历,以及领导对性骚扰控诉的回应。文章着重分析关于女性行为态度的文化规范是如何可能影响上级对性骚扰控诉的反应。论文总结道,如果说法令条例可能是创建有利于女性职业环境的关键步骤,那么它并不总是足以抵消一种男性中心主义文化对受害者的上级领导以及她们自身所做出反应的影响。
Sandrine Caroly, Marie-Eve Major, Isabelle Probst, Anne-Françoise Molinié

肌骨骼紊乱症的社会性别

本文旨在进行一项劳动的人机工程学分析,以便理解与工作有关的肌骨骼紊乱症的突然到来,以及男性和女性劳动者为了应付疼痛而展开的策略。在一项对概况的统计分析之后,文章从两项介入式研究案例出发——一项是针对汽车产业中的男性和女性,另一项则是以食品行业中的女性为对象——说明根据劳动性别分工的不同而差异化的身体姿态。研究纳入一种将社会性别考虑入内的人机工程学路径,这为理解女性和男性的工作以及在工作中遭受痛苦的身体带来了一种新的视角。
Marianne De Troyer, Guy Lebeer, Esteban Martinez

比利时清洁女工的不稳定性

清洁行业的工作条件艰苦且受束缚。这是由于该行业普遍依靠劳动分包和部分工时工——这两项经济运行行政约束的放松政策之叠加所导致的,而这两者尤其关系到清洁女工。本文对该行业劳动组织中所产生的性别不平等 和工作不稳定的回应进行回顾。后者尚不多见,且刚刚出现。其中的一部分可能是共同做出的,因为它们是该行业社会伙伴的创新成果。相反,文中所介绍的最后一个经验来自于一项个体性、私人的主创,它是基于一家清洁公司负责人对车间中艰苦劳动条件和对女工协调工作与家庭时间的困难的认识和了解。
Karen Messing, Katherine Lippel

隐形伤害者

出自1970年代对平等问题的担忧和工会的诉求,大学和工会之间的伙伴关系带动了对魁北克女性劳动者健康问题的教育和研究。不同的主题出现了,包括认识到某些主要由妇女所承担的任务的艰苦性和高要求的特点、妇女的经济需求和她们在生物再生产中所扮演的角色之间的协调、妇女进入各种就业岗位和她们维持就业状态的障碍,以及患职业病的妇女劳动者获得赔偿的权利。对其中好几个题目的研究要求人机工程学和法律方面的研究者重新思考各自学科的方法和路径,并试着帮助妇女劳动者在保护自身健康的同时获得职业平等。
Ivana Obradovic et François Beck

受影响的年轻妇女

援助机构所接收的大麻吸食者有女性化的趋向吗?2007年,“年轻吸毒者会诊”接收的吸毒者中有将近20%的妇女。文章描述这一女性群体的特征,并从社会人口学的角度指出她们与男性毒品消费者在吸毒实践和吸毒动机方面的结构性差异。女性群体平均而言年纪更大,更多是出自自发的需求,并要求得到减少吸毒量的帮助。事实上,被机构接收的妇女自称她们的吸毒程度较深,吸毒强度一般较大,并与多种违禁毒品或者精神类药物吸食相结合。女性的毒品吸食往往更明显地集中于与焦虑调节有关的“自我-治疗”动机。相反,男性群体则更多地是司法部门送来的,他们一般在18-25岁之间,已经融入社会,自称其毒品吸食是出于享乐或者社交的考虑。
Livia Scheller, Liliana Cunha, Sónia Nogueira, Marianne Lacomblez

法国和葡萄牙大巴女司机的时间

这里所介绍的劳动心理学和劳动人机工程学研究将公共交通职业中劳动组织的转变征象做了比较。在(法国的)首次经历中,当妇女进入一个有史以来一直为男性所从事的职业,另一种职业和家庭时间的安排方式被间接地引入了。相反,一项葡萄牙的类似研究则揭示了这可能伴随着劳动管理的去稳定性,后者更确切而言有着消极意义。在劳动时间的问题上,妇女更明显地寻求对所谓“私人”空间活动的适应。对于她们这方面的需求,回应从不是直截了当的。后者有时是存在的。但是,她们因此在健康和/或职业路径上付出的“代价”往往是显而易见的。
Alex Alber

公共部门中的玻璃天花板更低?
本研究使用2006年“组织变化与信息技术的应用”调研(COI)所提供的关于公共部门和私有部门在定量方面的比较数据,来研究这两个部门中处于管理岗位上妇女的地位,并同时区分两种类型的管理,即作为身份地位的管理:作为管理者(或者公共部门中的管理者A)和作为职责的管理:拥有下属。文章指出,相比于私有部门,公共部门的管理者队伍中女性人数更多,妇女管理者更多地在其中扮演管理角色,其团队的平均规模也更大。然而,当控制所有的变量之后,这些结果的细微之处表现出明显的差别::如果说进入管理者身份看似对两个部门的女性而言都很困难,那么当关系到等级化责任的实施时,公共部门中妇女的处境则尤为不利,她们更多地被导向专家职能而不是管理者职能。然而,在公共部门中管理职能价值不断提升的背景之下,这一对妇女而言扩大的管理困境无疑是公共部门中妇女管理者所持续遭遇的“玻璃天花板”的原因之一。
Sophie Béroud

一次女性的工会化运动
本文回顾一次工会组建的经历,它在一个部门的层级上展开并且在资金极为有限的家政行业中。运动最初由法国总工会的一些女活动家发起,后者意在扭转这一女性比例极高的部门的结构性困境:工作时间的碎片化、几乎不存在集体劳动、工作资格的价值很低、与一位联合雇主的关系暧昧。通过举办一些工作场所之外的会议,这些活动家恢复了工会运动最初的一些实践,并随之一步步地建立机制。她们优先考虑处于社会低等层级的受雇者的参与。她们所采取的行动模式几乎没有按等级制度进行组织,而是以创造关于工作本身的讨论空间为核心,帮助下等社会阶层的受雇者参与其中。但以这种方式展开工作之所以可能,正是因为它在某种意义上建立在工会结构的边缘,因而也反映了一种行动主义工作本身的性别化分工。
Christophe Giraud和
Jacques Rémy

夫妻间劳动分工和职业合法性
本文讨论农业中出现的新型买卖业务与职业身份认同以及夫妻间劳动性别分工的关系。我们揭示存在着两种类型的多样化:第一类是与农业核心劳动 “没有连续性”的业务(直接买卖、加工、游客接待),这主要是女农民在从事;第二类是与农业职业的核心有“连续性”的业务(定做农产品、农业环境活动),主要关系到开垦负责人 。农业职业的概念仍然以耕种或者养殖技术任务为主,劳动的性别分工将男性分配到职业领域,而绕开妇女。开垦负责人因此留给他们的配偶以独立构建和掌控这些新职业空间的可能性,后者被认为相对于与农业关系更为紧密的活动而言是附属性的。
Cécile Guillaume

为推进薪酬平等的英国工会动员(
1968-2012)

自1970年代以来,英国工会展开以薪酬平等为目标的不同形式的法律动员,尤其是通过陪同递交诉讼的原告的形式。这一反对性别歧视的介入,是不是工会中女性会员数量增多和性别混合政策的直接成果?根据对这次动员中主要行动者的访谈和对档案文件的研究,本文首先坚持妇女和女权主义群体的罢工对1970年立法的作用,以及由一个名为“平等机会委员会”的非政府组织的司法策略对1980年代英国法律演变和应用的重要性。接着这一调研强调了一些男性、工会活动家以及相关律师的角色,他们在1990年代为反对保守政府带来的调整政策而获取反-歧视权利,并在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中组织工会。然而,这一法律动员仅稍稍改变了为工会谈判者(男性)所支持的传统歧视性实践。当妇女越来越多地处于工会的顶层和底层,在英国劳动市场放宽管制的情景下,面对一些顽抗的雇主她们实际上很难在分散的集体协商诉讼中产生影响。
Gill Kirton

Geraldine Healy

工会中推进性别民主的策略

本文旨在呈现在面对工会为推进性别民主而实施的性别平等策略时,是什么造成了英国和美国工会领导的相似点和不同点。文章基于一项为期两年、以两个国家134名工会代表为对象的质性调研、参与式观察和对定量数据的二手分析。在同时纳入社会性别视角和比较视角的基础上,研究既强调英国和美国工会负责人在面对其工会成员推进性别平等措施时的共同点,也突出其不同之处,并检视了这些为提高在领导决策部门中妇女代表人数的策略的有效性。文章也论及了妇女在工会组织中的弱势地位,以及当她们想要提高并捍卫改革平等策略时所遇到的社会和结构性束缚。
Yannick Le Quentrec

在一个女性化工会中战斗

姐妹关系作为资源
法国健康与社会行动总工会联盟的女性活动家虽然身处一个专业化的并且其中大多数的工会职员是女性的部门中,但较之于男性,她们的工会工作条件相对不利。她们的行动资源更少,而受到的工会约束、职业约束和家庭约束却更多。她们也遭遇到一个合法化男性统治的工会一致主义问题。但是自相矛盾的是,当唯意志论的男性和女性领导者增加工会管理者中的女性人数,并改善女性投入工会活动时所受的束缚时;当组织纳入女活动家的灵活性期待并促进她们之间的女权主义团结纽带时,工会组织也推动了内部和外部的平等进程。这些最接近于田野实践的结论来自于参与式的观察。它们激发我们思考研究者与工会活动家之间的互动关系。
Vanessa Monney, Olivier Fillieule 和

Martina Avanza

妇女

配额的痛苦

本文从一个毋宁说是罕见的观察出发:在几年间,瑞士最重要的工会UNIA在其各部门和政治人员中实现了较高比例的女性人数,虽然其会员中百分之八十是男性。为了理解这一成功,我们首先从客观数据出发,说明一种出于发展女性人数较多的第三产业之需要的配额政策,如何与工会工作的职业化相结合。接着,我们变换分析的层次,从对工会秘书的生平访谈出发,以说明工会明显的女性化也产生了败坏效应:女职工的高更替率、工作倦怠、“妇女配额”的污名化,性别歧视,私人生活和职业生活的协调困难等问题出现在供职UNIA的妇女的职业中。因此我们重点指出,当至今仍是完全的男性中心的工会组织文化没有随之发生深刻变化时,一种推进女性化的政策是有其限度的。

traduits du français par Simeng Wang

 

N° 27, 2012 权力,性别与宗教

 

Clément Arambourou

一项市镇性别政策的隐退?

一些关于已实施的地方性别政策的研究显示出这些行动计划常常被流放。本研究的旨趣在于从公共行动社会学和政治生活社会学的交叉来看待性别地方政策的延续化问题。一项市镇性别政策的隐退是与地方领导权斗争以及相关公共行动机构制度化的困难相关联的。对这些市镇性别政策所能组成资源的动员,便与市长的支配权、这一资源在地方政治空间中的位置,以及所继承的政治机遇相连。

Béatrice de Gasquet

男子气概与

“荣誉感”

从一项针对法国非正统犹太教徒的民族志调查出发,本文研究一些最近开始女性化的宗教流派中仪式的性别划分,以及阅读摩西五经参与仪式如何建构犹太性别主体性的方式。宗教法典在每一次运动中都有所修改,作为繁复的宗教法典编纂的对象,这一仪式的被选资格绘出社会性别与种族之间的一些界限。在正统犹太教中,只有男人们可以相互竞争这一可能性——用仪式方式来代表犹太人民。在我们所观察的犹太教徒中 如果女人们参与仪式,她们以不同的方式来适应它;她们较少的将其视为一种荣誉感,这不像人们在等级和共同体逻辑中所认为的那样,而是较多的将其视为一种个体行为。

Hilary Kalmbach

大转变的历程中

本文使用权威的概念来分析妇女在当代伊斯兰教中的宗教权威,同时我们尤其关注 Huda al-Habash 这位叙利亚清真寺中女老师 一些历史案例能够用于启发那些参与当代清真寺运动并推动伊斯兰教重建的妇女们,但这些运动及其组织者们(男性和女性)都是二十世纪自身演变的产物。清真寺的女老师们,比如 Huda al-Habash 可以为在这些运动中以及所发生的团体中妇女地位的微妙转变做出贡献。
Françoise F. Laot

夜校男学员的妻子们

电影《回到学校》揭示了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历史上的一个笔误,即在社会促进政策,也就是成年人教育中忘了以妇女们为对象。相反的,作为妻子,她们被认可的核心角色是对丈夫的支持,即那些夜校男学员们。本文拟分析这一非常特殊的角色。本文通过对两类话语的交织——那些引领社会促进的国家机关中关于妻子的言论 和呈现1966年在其丈夫身旁受访的三位夜校学员妻子的电影言论,——试图重建影响这些政策的教学观念。
Sara-Jane Page

英国教堂里的妻子们母亲们和女牧师们:何等圣职!
本文展现英国教堂如何对女牧师们进行职业整合,并揭示这些妇女在歧视的背景下协商自身存在的方式。虽然对妇女进入牧师业的一般化反对有所缩减,但局部对立仍然存在。此外,妇女们协商她们在机构中存在的方式密切取决于她们在教堂中的等级位置。以此类推,同时做牧师和母亲,是一个解释这些妇女在工作机构,同时也是神圣表达场所中微妙定位的补充维度。因此,本文对比如产假离职和产后归职等问题感兴趣。
Linda Woodhead

宗教实践和涵义中的性别差异
本文关注宗教社会学中社会性别研究日益扩大的影响力,并对这一主题的重要英语文献进行了综述。本文展现出社会性别视角的介入有深刻影响。其中,我们可以列举一个事实:重新思考“宗教”概念和被价值化的宗教感情形式(经常是那些男性在其中更可见并拥有更多权力的形式),但是这同时意味着一种方法上的适应,和对主导理论,比如世俗化理论的重新思考。此外,西方社会的宗教历史可以根据社会性别关系的转变而被重读。由此将社会性别与宗教联系起来。本文提出一个连接社会性别与宗教的全新分析框架,这阐明了权力关系在一个或另一个领域中相互对立或相互补充的方式。

N° 28, 2012 法国/美国变奏曲
Magali Barbieri

美国的早育
问题
2005‑2010年期间,美国的少女生育率为42‰,位列发达国家榜首。在收集了一些美国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的定量信息后,本文通过对公民身份的数据分析详细描述二十年前美国的生育率水平和趋势。然后,我们评估中间变量(结婚率,性行为,避孕的使用和人工流产)的影响。最后,我们讨论文化、政治和社会经济背景的角色。法国作为那些少女生育率特别低国家的代表,被用于和美国进行比较。

Laura Lee Downs, Rebecca Rogers, Françoise Thébaud

美国与法国在性
别研究上的
差距

《工作,性别与社会》杂志要求三个女性历史学家(其中两名是法裔美国人)共同思考以下问题:“为什么法国与大西洋彼岸美国之间的性别研究、性研究、妇女研究的发展如此不同?如何不同?”和这三位研究者的访谈涉及了该问题的众多维度:法国在该领域相对于美国发展迟缓;障碍和体制阻力;期刊与(女性)朋友圈子或(女性)积极分子的社会网络在跨大西洋思想交流中的角色;大西洋两岸研究方法的多元化。通过这次丰富多样的讨论,我们清楚地看到20世纪70年代以来性别研究在人文科学认识论发展中所扮演的先驱角色。

Marie Duru-Bellat

美国和法国的女孩教育
本文概括的介绍了在美国和法国关于女孩教育已有争论的两个主要方面:一方面,在混合班或非混合班里所组织的正式教育;另一方面,通过媒体、服装、游戏等方式实现的非正式教育。关于学校混合制,美国的观点基于生物学角度考虑或经验考虑,而在法国则是原则考虑占主导地位。至于小女孩日益明显且早熟的性别化趋势,这在美国已被广泛证明及讨论,而在法国则较为收敛。这些辩论的背后,在那些鼓吹男女相似性、无差异化的人们和那些与之相反,主张通过教育来尊重甚至促进男女差异表现的人们之间,存在着实质区分。
Linda K. Kerber

美国的
妇女史

一部人
权的历

两百年来几乎所有女权主义者们所谈论的问题都是人权问题。美国的法律传统概念浸染着“掩护”的观念。要知道,那些旨在保护妇女权益的法律,事实上限制着妇女们自治以及参与政治共同体。她们伴侣的权威包括对于这些妇女们身体与财产的专制及外延权力。因此,对妇女人权在广泛程度上的拒绝,似乎是自然秩序的一部分。因而,曾经是女性自己指出她们的不满,构思自身需求的哲学基础,开始追求平等的政治斗争。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见证了美国法律构想妇女权力与义务的方式的转变。过去那些曾经被视为起保护作用的法律,从那时起被解读为歧视。这使美国的法律与《世界人权宣言》的原则更加一致。然而,“掩护”的传统从来没有被彻底根除,特别是在生育和家庭暴力方面。
Marie Mercat-Bruns

美国的性
别歧视:张力下的法律概念

美国针对种族歧视的斗争,作为一种模式,通过类比,最初用于建立一个妇女权利的法律体系。然而,种族和性别之间的这个类比受到了一些限制,尤其是在宪法方面。第一眼看来,这种对于男女平等不那么雄心勃勃的看法似乎令女权主义事业感到失望。然而,它最终被证明在一些它所允许并已获利的立法进展方面,反之起救助作用,这多亏判例和美国黑人们的事业。从20世纪70年代直到今天,美国学说的法律思考,受到福柯思想的启发,揭示了一些反对歧视斗争的固有权力关系,这些歧视建立在性别与权利在实质平等与形式平等间所引起的张力之上。这些发问也不对女权主义辩论构成威胁。法律中社会性别标准的出现,在性别、家长养育所引起的利益、系统性歧视之外,超越了基于性别所建立的个体歧视,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是对那些专门针对妇女的法律的不赞同。这是一个应该抓住的机会,以此重申关于性别本身的女权主义法律辩论,甚至以此丰富这一辩论。
Hélène Périvier


们工作或结婚吧
!
文章介绍一项在法国和美国关于权利与义务演变的性别分析,这些权利与义务连结接受社会救助的个人与政府。在这两个国家,国家团结的回报长期以女性的“母亲”角色和男性的“养家糊口”角色作为抵偿物。美国和法国反对贫困斗争计划的连续改革已经改变了这些义务的性质,并通过进入就业的要求加强了贡献的逻辑,这在美国比在法国更明显。自主的强制令目前涉及女性和男性,但不涉及已婚妇女,她们不就业在社会或税务机构是被接受甚至被鼓励的。
Abigail C. Saguy

法国和美国关于性
骚扰的
一些法律概念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任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sk)因2011年5月在纽约索菲特酒店企图强奸一名女佣而被捕时,人们关于在法国和美国对于性的不同态度所扮演的角色有很多思考。这篇文章做出如下解释,如果这一丑闻在纽约比在巴黎更有可能爆发,较多原因是两国在法律上的差异,而非永恒的文化差异。在美国,面对性骚扰的案件,雇主在很大程度上承担责任,这促使企业建立内部规则和行为准则。受1994年法律中针对妇女受到暴力(暴力侵害妇女法,vawa)的补充,这一部署使性骚扰和性暴力问题得到了更广泛的认识。然而,在法国,雇主的责任是微乎其微的,公司几乎没有采取措施防止性骚扰,从而延缓了舆论的意识。正因为这一差距,一件性骚扰的投诉在纽约比在巴黎更有可能被提出。然而,文章显示,在引起对性暴力问题关注的同时,dsk事件,再加上2012年3月针对有组织淫媒团伙的调查,可能有助于法国法律框架的演变对性暴力受害者保护的加强。

traduits du français par Simeng Wang

 

N° 25, 2011
被剥削的南方妇女?
Marie Lesclingand

马里的年轻女性移民:剥削还是解放?

几十年来,经济类型的女性移民不断增多与佣人市场紧密相连。因此,在马里,出身农村地区的年轻女性向大城市中心移居,在那里她们为私人提供“小保姆”服 务。在马里的农村人口中,这类流动自八十年代末以来有着惊人的飞速发展。本文从针对马里农村人口进行的调查数据、以及在这些移民的主要目的地——巴马科 进行的调查数据
出发,分析他们的发展。不同视角与言论的对照,通过将这些移民经验中有教益且解放的方面置于显著位置,使其能够和“悲惨主义”研究相对比,后者通常与女性流动及儿童工作相连,并以卖淫及剥削形式呈现。
Marie-Laure Coubès

国际危机与墨西哥工业中的女性就业

职业的性别隔离能在危机时期保护女性就业者吗?或者,与此相反,女性被视为工业的传统后备大军,经济衰退中最脆弱的群体?本文以2008年至2009年世 界危机期间墨西哥加工出口工厂的就业为例,探讨经济危机对于全球化劳动市场中女性就业的影响。本文所使用的数据来自2007年至2010年按季度进行的全 国就业调查,保证了在出口工业的四个主要部门中对男性就业与女性就业进行精确分析。
Jules Falquet

女性主义视角下对全球化的思考

本文在女性主义视角下提供一种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综合分析框架。这一女性主义视角脱胎于法语的唯物论女性主义研究、权力社会关系的嵌套理论化、以及拉丁美 洲与加勒比海的极左派女性主义思潮。讨论主要围绕以下四个方面:1.资本主义是性别平等的客观联盟吗?还是它在重组中凸显了性别、种族与阶层的不平 等?2.环境灾难、农村工业战争、农村人口外流与被迫城市化中的女性。3.针对女性围绕出口单作、下层土与熟土地区开垦,以及旅游业所展开的不利“发展” 征税。4.创立、维持、并导致“男性从事军职”、“女性从事服务”对立的军事-男性暴力的新自由主义连续体。

Isabelle Guérin

小额资金意想不到的效应

本文以在印度南部的多年研究为基础,揭示了小额资金效应的政治本质。从宏观层面看,印度小额资金被公共官方推动主要出于两个原因。它一方面使遵守新自由主 义规则成为可能,另一方面是为执政党和在野党服务的民众主义工具。从领土层面看,我们发现一定数量的网络和多样的组合(政治性质、宗教性质、社团性质)利 用小额资金加强对当地居民的控制。最后从“受益者”的微观-局部层面看,小额资
金参与了其政治轨迹的产生与巩固过程,包括妇女群体以及在社会最边缘化的范畴如下层种姓等级。但是妇女领袖的产生并未导致任何形式的集体动员:它主要致力于加强拉拢当地支持者的政策体系。
Elodie Jauneau

Leclerc将军指挥下第二装甲分队中的妇女

1943年,纽约一位名为FlorenceConrad的美国富翁,在众多有权势的女性主义联盟的支持下,获得了许多救护车,这些救护车后来被命名为 “Rochambeau团体”。他的目标是建立救护车女司机统一体,并在北非重新集合自由法国。经过在纽约与摩洛哥的志愿招募,统一体被整合到 Leclerc将军指挥的第二装甲分队中。这些妇女身处男性领地,却对性别惯例表示轻蔑,其足迹随法国解放运动与印度支那战争遍布了四个大陆。本文建议突 出这些法国军队女性化的先锋。这些加入到战斗统一体中的妇女,作为解放运动的参与者以及在印度支那的战,虽然没有武器,但是却丝毫不亚于第一线女兵。这两 场战争结束后,这些妇女的未来与“感激的祖国”记忆问题表明了法国在归并国家战争英雄行列中所存在的困难。

N° 26, 2011
个体与户
Thomas Amossé 和Gaël de Peretti

户中的男性和女性统计:三拍的华尔兹

几十年来,经济类型的女性移民不断增多与佣人市场紧密相连。因此,在马里,出身农村地区的年轻女性向大城市中心移居,在那里她们为私人提供“小保姆”服 务。在马里的农村人口中,这类流动自八十年代末以来有着惊人的飞速发展。本文从针对马里农村人口进行的调查数据、以及在这些移民的主要目的地——巴马科 进行的调查数据
出发,分析他们的发展。不同视角与言论的对照,通过将这些移民经验中有教益且解放的方面置于显著位置,使其能够和“悲惨主义”研究相对比,后者通常与女性流动及儿童工作相连,并以卖淫及剥削形式呈现。
Olivier Donni 和Sophie Ponthieux

户的经济方法:从单一模式到集体决策

这篇论文建议对描述夫妇行为的标准经济方法进行回顾。首先,个体行为模式被 简单的转至户的层面:这是我们所称的《单一》模式。然而,面对这一处理方式的局限,比如,缺乏解释关于个体偏好必要聚合的具有说服力的理论,面对由此产生 的预测困境,经济学家们发展出一种更加广泛被称之为《集体的》的方法。建立在收入补给效率的唯一假设基础上,这一方法将一个家庭中多个决策者考虑入内。最 近的研究认为,在新的概括中,有效情景只是一个特殊情况。
Florence Jany-Catrice 和Dominique Méda

女性与财富:在国内生产总值之外

目前清点一个国家财富最常用的手段是国内生产总值,它代表了某一年度内所创造的物质与服务的金钱价值。这个指数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发明的。和所有指数一 样,它源自《习俗》,其中不被视为国家财富的是家庭内部的活动,长期以来一直仅由女性承担,直到今天在女性和男性间的分配还是非常不平衡。本文致力于首先 回到这一排斥的原因上(暗含的或明确的)。随后介绍为一定数量女性主义请愿的追讨正义的方式,这些请愿认为至少以货币估价的形式测量家庭生产对国家财富的 贡献是正当的。在考虑了众多不同的估价方法后,直到最近,由Stiglitz委员会和经济发展及合作组织(l’OCDE)的建议,正如这些方法的优点和缺 点,我们在最后一部分分析另一种超越国内生产总值固有局限的方式:以社会健康为重点的新指数的发展,目的是以探索的方式,考虑一种能更好意识到对男女两性 间不平等的方式。
Abir Kréfa

突尼斯女性小说家的身体与性

从针对近代突尼斯作家们所进行的三十多个半结构性访谈和作家们对已发表小说的分析出发,本文指出文学界对女性的排斥,如何不仅仅出于她们调和家务与创作之 间的种种困难。同时,身体与性的文学表达出现在评论界与同辈的等待视野中,并成为一个评价“好”作品的标准,作家们必须面对分散的社会审查,这在家庭和夫 妇空间中尤其强烈。这样一来,某些女性小说家是否能被文学界所承认,受制于各种她们已经能够实施的策略,这既存在于她们与周围人的日常互动中,也存在于她 们的小说文本中。
Danièle Meulders
和Síle O’Dorchai

当只有户被重视

我们的目标是洞察在收入分配和贫困方面研究背后的一些假设,并展示它们影响结论的迂回方式。这些假设导致低估,甚至掩盖妇女贫困的风险。这些后果通过三例 轻率证实妇女特殊处境的《计算错误》得到阐明。第一个例子关于贫困的风险评估,显示了依据人们对夫妇收入或个体收入的意识,评估的变化性。第二个例子相对 于夫妇成员收入的断裂效应,展示传统计算的结果低估了妇女单独居住的能力。最后一个例子涉及贫困工作者,通常是传统观点中的男性,而劳工市场上的女性处境 往往更不稳定。
Marianne Thivend

两次世界大战期间
法国高等商科学校里的女生

1915年起,法国外省九所高等商科学校向女生开放,直到1950年,这些学校培养的学生占高等商科学校男女生混合实有人数的四分之一。本文试图探讨女生 们是如何被这些学校接受的,以及她们在“修修补补”的男女生混合学校中的学业经历。学校男女生混合制试图在未来部门长官和公司领导的普遍教育框架中为女性 创立一些专门的发展路径。然而,男生和女生从学校毕业获得一纸文凭,而女生们,大部分出身于中产阶级,具有接受后初等教育和高中教育的经历,她们比男生们 取得更好的成绩。她们所获文凭的专业用途却更难界定。根据以前的年鉴,女性可能从事的职业总和少于男性,但在女性校友中也有一些女老板,女部门长官和女官 员,这表明这些发展路径对于一部分女毕业生而言还是可能实现的。
Laurent Toulemon

个体,夫妇,家庭,住房:统计与描述

四十年来,家庭关系似乎被简化了:中等规模的家庭减少,所谓“复合”的家庭减少。然而,某些个 体情况却外在于人口普查的框架,后者假定每个居民都有且仅有一个居所。这影响到住房中的每一个居民和独户。本文是对四十年所观察到的主要演变的简练回顾, 它遵循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大规模统计所显示的家庭关系的详细比较:人口普查,职业调查,和其他针对夫妇们的调查,这些调查均使用一个 《共同主体》,它的新版本包括很多夫妇内部关系和多居所的详细信息。这些数据清晰的显示出,男性比女性更经常的生活在模糊处境中:多居所,非同居伴侣,父 母决裂情况下子女的部分时间居住。